中國首例“零口供”罪犯被判死刑

作者: 來源: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發布時間:2015年02月24日 點擊數:

“只要不開口,神仙難下手”。我國司法機關貫來將口供作為定案的主要甚至惟一的依據,因此,對于企圖逃避法律制裁的被告人來說,保持沉默便成了他們對抗司法機關的慣用伎倆。2001年4月23日,四川德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以劉小明為首的殺人、搶劫、強奸犯罪團伙的6名罪犯進行一審判決,6名罪犯分別被判處死刑或死緩。據悉,這是我國首例對犯重罪而被告人又拒不認罪即所謂“零口供”的重罪犯作出的最嚴

厲的判決。

①連環血案

1999年10月5日上午8時許,四川省中江縣高店村少年何某發現村旁水溝里躺著一具男尸,死者是年已71歲的高店6村1組做牛生意的黃志芹。他頸部勒有一條紅布條,身上被塑料繩捆綁并綁有兩塊沉尸用的石塊。民警趕往離拋尸現場1華里的黃志芹家時,只見大門緊閉,屋內空無一人。

20分鐘后,公安人員在黃家屋后的糞坑里發現了黃志芹妻子張重華 的尸體。法醫鑒定:黃志芹系被人用紅布條勒頸致其窒息死亡,張重華系被人卡頸窒息死亡,二人死亡時間均為10月3日晚9時許。初步分析認為,黃志芹生前從事販牛生意,家中較富裕,因此入室搶劫殺人的可能性較大。

當偵察員們來到永安鎮涼井村摸排時,村民劉小明提供了一條線索。劉小明稱:10月3日晚11時許,他碰見黃志芹的大兒子和兒媳婦背著背兜慌慌張張從外面回來,背兜里裝滿了東西,還沾著血跡。偵察員們立即對黃某夫婦進行內查外調,卻發現黃某夫婦根本沒有作案時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0月25日,距離此案現場20公里的中江縣柏樹鄉又發現一具女尸。死者名叫張紅梅,26歲,柏樹鄉10村10組人。10月23日張離家一直未歸。兩天后,在一草山里發現了被掩埋的張紅梅的尸體。現場勘察和法醫鑒定:張紅梅系被人用紅布條勒頸致其窒息死亡,死亡時間應在10月23日晚7時許。初步分析,張紅梅系在回家途中被犯罪分子攔路搶劫后殺人滅口。

犯罪并沒有停止。12月7日,在中江縣高店鄉3村8組與永安鎮7村2組交界的一座名叫“野豬林”的山上,民警們發現了失蹤一個多月的龍臺中學初二女生宋光美被掩埋的尸體。現場勘察和法醫鑒定:宋光美系被銳器刺傷胸部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死亡時間應是11月21日晚7時許,初步判斷這是一起強奸殺人案。

12月8日,民警們在野豬林又發現了失蹤3天的永安鎮8村6組村婦宋翠芝和她年僅9歲的兒子李一峰的尸體。宋翠芝的頸部勒有一條紅布條。現場勘察和法醫鑒定:宋翠芝系被人用紅布條勒頸致其窒息死亡。李一峰系被人卡頸窒息死亡,死亡時間為12月5日下午5時許。初步判斷,宋翠芝其母子系被人攔路搶劫后殺人滅口。

②擒獲疑兇

短短兩個多月時間,4起惡性殺人案,6條無辜生命。此案影響極其惡劣,四川省公安廳遂將其列為掛牌案件偵破。

12月14日,民警發現4起案件的手段、方式和痕跡物證有驚人的相似之處,應是同一犯罪集團所為。于是民警們對永安、柏樹、高店40個行政村進行了“地毯式”拉網排查。12月20日,民警在高店3村排查時,發現該村一個叫袁寧忠的男子與社會上不三不四的人打得火熱,特別是與永安鎮涼井村2組的劉小明、劉釧兄弟關系密切。

劉氏兄弟曾有盜竊行為。12月4日,宋翠芝母子被害的前一天,有人看見劉小明、劉釧到過袁寧忠家,而袁寧忠家距野豬林現場不遠。民警們回憶,10月3日黃志芹夫婦被害案發生后,劉小明還繪聲繪色地提供過假信息。根據這些情況,指揮部果斷決定抓捕劉小明、劉釧、袁寧忠。

12月21日,正在龍臺鎮一茶館喝茶的劉小明被便衣刑警密捕。然而,當民警們抓捕劉釧、袁寧忠時,二人卻突然失蹤。同日,民警在柏樹鄉9村排查時,發現在9村6組租房暫住的柏樹鄉觀井村的胡國榮非常可疑。此人37歲,嗜賭成性,與柏樹鄉寶石村3組的蔣維學關系密切,二人與社會上的勞釋人員打得火熱。

12月22日晚,警方抓捕了蔣維學。民警們從蔣維學嘴中得知胡國榮和劉釧在永安絲廠外的茶館里打牌。半個小時后,化裝成茶客的民警悄悄走進茶館,茶館里4名男子方城之戰正酣,其中兩人正是胡國榮、劉釧。

4起撲朔迷離的案件漸漸露出端倪。據蔣維學供述,“10?23”張紅梅被殺案是胡國榮、劉釧和他所為,“12?5”宋翠芝母子被殺案是胡國榮、劉釧、劉小明、袁寧忠、陸龍戶和他所為。

12月23日凌晨,剛潛回家中的袁寧忠、陸龍戶被埋伏民警擒獲。通過審訊,除蔣維學供認參與“10?23”、“12?5”兩起殺人案外,其他人均拒不供述。

12月24日,從中江公安局機關各科室抽調的80名民警組成7個審訊組,由局領導掛帥對6名犯罪嫌疑人展開強勁攻勢。劉釧、胡國榮、袁寧忠、蔣維學均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只有劉小明、陸龍戶負隅頑抗,拒不供認。

2000年1月24日,6名犯罪嫌疑人被押往德陽市看守所關押,后期偵查工作的主戰場也從中江移師德陽。

③疑兇翻供

2000年1月29日,劉小明、劉釧、胡國榮、蔣維學、袁寧忠、陸龍戶被檢察機關批準逮捕。然而就在6名犯罪嫌疑人被執行逮捕的當天,劉釧突然翻供。2月3日和16日,胡國榮、袁寧忠也相繼翻供,聲稱自己是被“冤枉”的。

面對突變的案情,德陽市公安局專案組緊急研究,認為劉釧、胡國榮、袁寧忠之所以突然翻供,是妄圖以翻供抵賴來逃避法律的嚴厲制裁,保全性命。為此,專案組果斷決定調整偵查策略,從注重收集犯罪嫌疑人的口供轉移到千方百計搜集客觀證據。

然而,由于犯罪分子作案手段異常狡猾,4個案發現場基本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痕跡物證,因此,搜集客觀證據的工作與審訊犯罪嫌疑人一樣艱難。

而在看守所里,3名翻供、2名拒不認罪的犯罪嫌疑人依然在作垂死掙扎,5人“喊冤”不止。如果不能從客觀證據上取得突破,如何確定他們的罪行呢?

④鐵證如山

偵查員們再次對4起案件的現場進行勘察,重新考慮原來不曾重視的微弱證據。專案人員將宋光美和宋翠芝的陰道分泌物送華西醫科大學法醫學技術鑒定中心作遺傳基因鑒定。

接下來便是漫長而焦慮的等待。2000年3月29日,偵查的期限到了,鑒定結論依然沒有作出,德陽市公安局決定報請德陽市人民檢察院和四川省人民檢察院批準延長偵查期限3個月。

2000年4月19日,華西醫科大學法醫學技術鑒定中心作出了第一份鑒定結論:宋光美陰道分泌物中含有男性精子,精液成分與犯罪嫌疑人劉釧、劉小明、蔣維學的遺傳標志一致。2000年4月25日,該中心作出了第二份鑒定結論:宋翠芝的陰道分泌物含有男性精子,精液成分與犯罪嫌疑人劉釧、劉小明遺傳標記一致。高科技手段作出的鑒定結論鐵證如山。

⑤公正判決

2001年4月23日,德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這一德陽建市以來的第一大案。讓我們回過頭來看看這些令人發指的罪惡。

1999年10月3日,劉小明提出去搶劫高店鄉6村做牛生意的黃志芹夫婦。當晚,劉釧、胡國榮、蔣維學、陸龍戶與劉小明一道從劉家出發,直奔黃志芹家。20時許,劉小明以借手電筒為名,騙黃志芹打開房門,4人沖進室內后,劉小明提出要向黃志芹借錢,黃稱沒錢。胡國榮聽后罵道:“你今天晚上不給錢,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說完,便令劉小明、蔣維學、劉釧搜,黃志芹正欲伸手去拿扁擔反抗,被胡國榮發現,胡一拳將黃志芹打翻在地,拿出隨身攜帶的紅布條纏在黃的頸部,將其活活勒死。黃志芹之妻張重華目睹慘狀,張口欲呼救,劉釧拿起一濕毛巾,捂住張的鼻子和嘴,將其捂死。

1999年10月23日上午,胡國榮到柏樹街趕場子,發現張紅梅在一茶館里打麻將,他想起兩個月前自己與張紅梅打麻將時曾輸掉200多元,便邀劉釧、蔣維學在張紅梅回家必經的柏樹鄉10村的機耕路上等候,令其退錢。下午6時許,張紅梅回家,三人尾隨張紅梅行至一僻靜處。胡上前提出借點錢用,遭到張的拒絕。胡就拿出隨身攜帶的紅布條套在張的頸上,張拼命掙扎,劉、蔣二人上前拳打腳踢,張大呼救命,胡惱羞成怒,用紅布條將張紅梅勒死,并掩尸滅跡。

1999年11月21日下午7時許,劉小明、劉釧、蔣維學、袁寧忠4人在高店鄉4村與永安7村的交界的公路上游蕩,見宋光美背著書包回家路過。獸性大發的劉小明說:“我們哪個先攆到那女的就先吻。”3人一聽便與劉小明一道向宋光美追去。宋光美發現有人追自己,拼命奔逃,然而,在野豬林附近仍被跑在最前面的劉釧追上,劉釧抱著宋光美亂吻,后又把宋光美拉進野豬林,劉小明、劉釧、蔣維學先后將其輪奸。宋光美受辱后哭著說要告4人。劉小明拔出隨身攜帶的匕首向宋的左胸連刺4刀,并埋尸滅跡。

1999年12月5日,劉小明、劉釧、蔣維學、胡國榮、袁寧忠、陸龍戶6人見野豬林地形掩蔽便于作案,再次竄至野豬林,伺機搶劫過往行人。下午5時許,宋翠芝、李一峰母子回家路過此地,被6人攔住,劉小明、劉釧將宋翠芝輪奸后,母子二人被6人殘忍殺害。

德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以犯搶劫罪、故意殺人罪、強奸罪數罪并罰判處劉小明、劉釧、蔣維學、胡國榮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處陸龍戶、袁寧忠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企圖用“零口供”對抗司法機關的罪犯在大量鐵證面前不得不低下頭。

延伸閱讀

    沒有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