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敬祥搶劫盜竊案辯護詞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5年02月24日 點擊數: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我是接受河南省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為被告胥敬祥提供法律援助而坐在今天的辯護席上。在我的執業經歷中還未曾有過今天這樣的沉重、欣慰和激動。沉重的原因在于,本案的被告已經在監獄服刑13年;欣慰的原因在于,經法院沖破種種阻力終于再次開庭公開審理本案;激動的原因,更在于今天我是坐在河南省第一起檢察機關以被告無罪抗訴案件的辯

護席上。

剛才法庭調查時,公訴人舉證證明,原一審、二審判決書認定胥敬祥構成搶劫、盜竊罪的證據并不充分,作為辯護人,我完全同意公訴人的意見。

今天的法庭審理,辯護人和公訴人沒有任何在認定事實和法律適用上的意見沖突,也沒有控辯雙方在證據上舉證、質證的對抗,從而少了許多辯護人為保障被告人權益應當努力尋找無罪、罪輕證據并發表辯論意見的工作量。現綜合全案所有的證據提出本案中兩級審判機關中所存在的問題:

(一)管 轄方面的問題

《刑事訴訟法》第二十條規定:可能判處無期徒刑、死刑的普通刑事案件由中級人民法院管轄。9次多人蒙面入室、持械、攔路搶劫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相關司法解釋,是特別嚴重的侵犯人身權和財產權的刑事犯罪,已經夠判幾個死刑了,其第一審的管轄權應當在中級人民法院。而周口兩級法院經過協調卻由基層法院審理。如果這樣一種特別嚴重的搶劫案能夠成立,而僅僅判處被告人15年有期徒刑,就是對犯罪分子的放縱,是重罪輕判,對這種放縱本身就是兩級法院的嚴重失職,也是枉法裁判。而正是因為所指控的犯罪行為不能成立,但又不愿意給一個無辜的人一個公正的待遇,于是兩級法院寧可錯上加錯,強行在基層法院起訴并處以刑罰。這是嚴重違反《刑事訴訟法》的違法行為,而絕對不是能降格處理的問題。

(二)審判期限的問題

人民檢察院對于公安機關移送起訴的案件,應當在一個月內作出決定,重大復雜的案件可以延長半個月。退回補充偵查的案件應當在一個月內補充偵查完畢。補充偵查以兩次為限。人民法院審理公訴案件,應當在受理后一個月內宣判,至遲不超過一個半月。經省級法院批準可以再延長一個月。二審期限同一審。修正后的《刑事訴訟法》是1997年1月1日正式施行。從修正后的訴訟程序來看,一審和二審的審理期限僅僅三個月。而案件卷宗中也沒有相應的延期審理的批準程序,這又嚴重違反了訴訟法的規定。

(三)證據方面的問題:證明案件真實情況的一切事實都是證據。證據必須查證屬實才能作為定案依據。只有被告人供述,沒有其他證據的,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罰。證人證言必須在法庭上經過公訴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辯護人雙方訊問質證,聽取各方證人的證言并且經過查實以后,才能作為定案根據。搜查筆錄應當由他的家屬簽名,如果拒絕簽名應當在筆錄上注明。原兩級審判認定的事實的證據沒有兇器、沒有物證、蒙面的面具,只有不能互相印證,并且自相矛盾的證言。該證言也沒有經過質證不能作為定案依據。公安偵查二卷顯示,搜查胥敬祥家的搜查證上的簽名不是張玉平,也沒有注明原因。其搜查從根本上就是違法的,依據該搜查等到的物品也就不具有客觀性和公正性。

檢察院的職責不僅是指控犯罪,而且還要保護無罪的人不受刑事責任的追究,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案例。在檢察機關處理其他案件發現了這起明顯錯誤的案件,糾正起來也是那么的難。兩級檢察院和法院為了自身的利益,在某些壓力下,寧可違反《人民檢察院組織法》的規定,也不愿意讓一個無辜的人得到依法處理。無罪的人受到刑事責任的追究,而真正的犯罪卻逍遙法外,這不僅是對無辜公民權利的嚴重侵害,同時還給社會留下了一個巨大的隱患。那些真正的犯罪分子沒有受到法律的制裁,他們還在進一步的危害著社會。

目前,胥敬祥一貧如洗,家徒四壁,我們殷切期待著法院的公正判決。

延伸閱讀

    沒有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