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論死刑案件的辯護策略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5年02月24日 點擊數:

緒論

死刑是剝奪人的生命的刑罰,是最嚴厲的刑罰。人的生命只有一次,生命的價值至高無上,沒有任何價值可與生命的價值比較高低。

死刑具有不可逆轉性,一旦執行了死刑,則人死不能復生,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挽救。

正是由于死刑具有

述特點,因此多少年來,關于死刑的存廢問題,一直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有支持廢除死刑的,有贊成保留死刑的。

關于死刑的存廢問題,其他專家學者已經作了充分的論述,筆者不想再重復,但要申明我的一個觀點,即我贊成最終廢除死刑。但在中國來說,廢除死刑需要一個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一步到位。就目前的中國來說,由于人們的觀念傳統,經濟發展水平,文明程度等因素的影響。“殺人償命,借債還錢”的觀念根深蒂固。立即廢除死刑還做不 到,許多群眾還接受不了。如沈陽劉涌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劉涌一審被判處死刑,二審被改判死緩后,輿論一片嘩然,群情激憤,一片喊殺聲,有人提出“罪孳深重如劉涌者都可以不死,那么死刑還留給誰用”的疑問。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再審改判劉涌死刑并已執行。

河南平輿縣黃勇殺人案,黃勇殺了17個青少年,對這樣的罪犯如不判死刑,不但被害人家屬不答應,恐怕社會公眾也不答應。

浙江“科技精英”徐建平殺妻分尸案,徐被一審法院判處死刑,上訴后,曾有200多名科學界人士上書呼吁留徐建平一命,因為徐是科技精英,在被羈押期間,還有多項專利成果問世。但最終徐建平還是被二審法院判處死刑并已執行。

上述幾例都說明,在目前的中國,完全廢除死刑還做不到,只能嚴格限制死刑的適用,為最終廢除死刑創造條件。就目前來說,我認為對非暴力犯罪可以不適用死刑。

我國刑法中關于死刑的規定比較多,有六、七十種犯罪規定了死刑,如殺人、搶劫、強奸、貪污、受賄、走私、販毒、金融詐騙、虛開增值稅發票等。

我國法律規定了較多的死刑,而死刑又具有最嚴厲性、不可逆轉性等特點,因此,在死刑案件中,司法機關的責任非常重大,關乎生殺予奪,律師的責任也非常重大,俗話說人命關天。

那么在死刑案件中,律師能做什么,應該做什么呢?

筆者認為,在死刑案件中,律師應從如下幾個方面做好工作,以切實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實現司法公正。

一、律師要熟悉實體法律,熟練掌握判處死刑(包括死緩)的實質要件

死刑是最嚴厲的刑罰,因而我國刑法對適用死刑的條件也規定了嚴格的適用條件。我國刑法第48條規定,死刑只適用于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對于應當判處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須立即執行的,可以判處死刑同時宣告緩期2年執行。

犯罪的時候不滿18周歲的被告人,審判的時候懷孕的婦女,都不能適用死刑。自首和立功也是能否適用死刑的一個重要衡量標準,我國刑法規定,犯罪分子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查證屬實的,或者提供重要線索,從而得以偵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現的,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減輕或免除處罰。犯罪后自首又有重大立功表現的,應當減輕或免除處罰。所以死刑案件中的刑辯律師一定要對被告人是否有自首及立功情節予以高度重視。

死刑分立即執行和緩期2年執行(簡稱死緩)兩種,二者雖然都稱為死刑,但一生一死,天壤之別。因為如果被告人被判處死緩,在死刑緩期執行期間,如果沒有故意犯罪,2年期滿以后,就減為無期徒刑;如果確有重大立功表現,2年期滿以后,減為15年以上20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故意犯罪,查證屬實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執行死刑。

作為死刑案件中的辯護律師,一定要熟悉刑事法律,深刻理解、熟練掌握并運用“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不是必須立即執行的”規定,維護被告人合法權益,挽救被告人的生命。另外,律師對程序、證據等都應當熟悉。如果不熟悉刑事法律,最好不要承辦刑事案件,起碼不要單獨承辦死刑案件。因為不懂裝懂遺害無窮,既不能保護被告人的合法權益,也不利于實現司法公正。

二、律師要熟悉程序法律,尤其是死刑案件的程序

我國法律規定,有可能判處死刑的被告人必須要有律師,即使被告人本人或家里不請律師(無論出于什么原因,如貧窮、絕望等),法院也必須要為其指定承擔法律援助義務的律師,免費為其辯護。當然,法院在指定時,也應當指定有經驗的、資深的刑事辯護律師,被指定的律師也應當熟悉刑事法律,否則,可以說明理由,請法院另行指定可以勝任的刑事律師。

在目前的中國,有的案件判處死刑后,必須由最高人民法院核準死刑才能夠執行,如金融詐騙、走私、貪污、受賄案等;有的案件判處死刑后,不需最高法院核準,而是由省一級的高級人民法院核準,如殺人、搶劫、強奸等。在既有由最高法院核準的案件又有由高級法院核準的共同犯罪案件中,則一律由最高人民法院核準。

須特別指出的是,販毒案件,只有云南、廣東、廣西、四川、甘肅、貴州省的高級法院有權最后核準死刑,其他省一級的高級法院無權核準死刑,而必須由最高法院核準死刑。

此外,律師對上訴不加刑原則在死刑案件中尤其應當重視,如果被告人被一審法院判處死刑,一定要讓被告人提出上訴,因為上訴不會加重被告人的刑罰,而存在著減刑改判的希望。

死刑案件的律師對死刑復核程序一定要非常熟悉并熟練運用,因為死刑復核程序是死刑案件的最后一道關口,每年各省級高級人民法院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的死刑案件,大約有百分之十幾到百分之二十幾的改判率。律師對執行死刑的程序等也一定要非常熟悉,這樣才能盡一切可能,用盡一切救濟途徑,盡量挽救被告人的生命,使被執行死刑的人真正是那些理應受到死刑懲罰的人。

我國刑訴法規定了“停止執行”死刑的情形:負責執行死刑的法院接到執行死刑的命令后,應當在七日以內交付執行。但是發現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停止執行,并且立即報告發出執行死刑命令的法院由其作出裁定:①在執行前發現判決可能有錯誤的;②在執行前罪犯揭發重大犯罪事實或者有其他重大立功表現,可能需要改判的;③罪犯正在懷孕。第①和②項停止執行死刑的原因消失后,必須報請發出執行死刑命令的法院院長再簽發執行死刑的命令才能執行;由于第③項原因停止執行的,應當報請法院依法改判。

我國刑訴法還規定了“暫停執行”死刑的情形;在執行(死刑)前,如果發現可能有錯誤,應當暫停執行,報請最高人民法院裁定。

三、律師要熟悉證據原理、證據規則等

打官司就是打證據,我國刑事法律也是嚴格堅持證據裁判主義的。我國刑事案件的證明標準是: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近似于英美國家的“排除合理懷疑”。刑事案件的證明標準是最高的,死刑案件的證明標準可謂高之又高,謂之“鐵案”,經得起時間和歷史的考驗。有些案件,如故意殺人、販毒案件,只要事實成立,判處死刑理所應當。但作為辯護律師,首先要考慮事實是否存在,是否成立,控方的證據能否證明事實存在,是否達到了認定有罪特別是死罪的證明標準。在事實證據無懈可擊的前提下,才談得到量刑輕重問題。

對于承辦死刑案件的律師來講,一定要在證據上下功夫,研究該案證據的客觀性、關聯性、合法性。我國法律規定,利用威脅、欺騙、刑訊逼供等非法手段獲取的被告人供述、證人證言、被害人陳述等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即排除規則。即使被告人自己已供認的指控事實,如殺人、搶劫等,也不要忽視證據問題。因為我國實行重證據,重調查研究,不輕信口供原則,只有被告人供述,沒有其他證據的,不能定罪和處以刑罰,反之,沒有被告人供述,其他證據確實充分的,也一樣可以定罪處罰。

在一些沒有直接證據,只有間接證據的案件中,間接證據可以定案,但必須遵守間接證據定罪的規則,如排除其他可能性,排除矛盾,形成完整閉合的證據鏈條等。

律師應熟悉并掌握調查取證技巧、交叉詢問技巧、舉證責任、證明標準、審查判斷證據方法,疑罪從無,有利被告規則等。我國刑訴法規定,證據不足,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的,應當作出證據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無罪判決,即疑罪從無,有利被告。控方不能證明被告人有罪則應當宣告被告人無罪。

我國實踐中已有多起因故意殺人罪或販毒罪的證據不足而無罪釋放被告人的案例。

結論

雖然世界上已經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廢除了死刑或事實上停止適用死刑,但中國目前還一時難以廢除死刑。死刑在立法及司法中的存在還是一個現實性的問題,對此我們必須予以正視和重視。

任何一個死刑案件都必須有律師參與,任何一個死刑案件的辯護是否成功都與判決結果有著直接的聯系。作為承辦死刑案件的律師(無論是聘請的還是指定的),必須意識到自己責任的重大,精通業務,掌握刑辯技巧,為被告人提供優良的服務,使每一個罪不致死的被告人都不被適用死刑。最大限度地、用盡一切救濟途徑挽救被告人的生命,維護被告人的合法權益,維護司法公正。

少適用死刑、嚴格限制死刑直至廢除死刑??這是刑辯律師的光榮與夢想!

刑辯律師,重擔在肩,任重道遠。

延伸閱讀

    沒有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