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將統一刑附民賠償標準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5年02月24日 點擊數:

讓“法律白條”不再滿天飛

核心提示: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制度為刑事案件被害人因被告人的犯罪行為而造成的物質損失獲得賠償提供了一個平臺,但因為沒有統一的賠償標準,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在我國一度出現了混亂的狀況。

而最高法院將發布司法解釋統一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賠償標準,也有望終結賠償標準混亂的局面。

⊙《法制周報》記者 李俊杰

在不少專家看來,解決損害賠償問題是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制度的核心。

一直以來,各地法院普遍反映,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現狀存在兩個根本性問題:一是難,二是亂。而主要問題則體現在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這也直接導致了被害人的家屬拿到的往往是一張“白條”,難以兌現。

有消息稱,最高法將發布司法解釋統一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賠償標準,賠償標準混亂的局面有望終結。

“法律白條”的無奈

據《南京晨報》報道,獨生女兒6年前被殺,家住江北的張先生夫婦拿到了27萬元刑事附帶民事賠償判決書,但兇手家境貧困,至今沒有付1分錢。(法制周報新聞熱線:0731-4802117)“好好的一個女兒就這樣白白死了,我們還活著干什么?”6年來,張先生夫婦吃不下飯、睡不著覺,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張太太喪女后因身體每況愈下,6年中光醫藥費就花了十余萬元。

“殺了人、犯了罪,總得震懾罪犯,法律不就是保護弱者的嗎?哪能殺個人斃了就了事呢?”絕望之余,張先生為了得到一點經濟上的補償,在案件公訴前,向檢方遞交了刑事附帶民事賠償訴狀。經法院審理,判決兇手李某死刑,同時賠償張先生夫婦經濟損失27萬元。但兇手李某臨刑前告訴律師:“我愿意賠錢,但我沒有錢。我只有一套房子,我老母親還住在里面。”

而類似的情況絕非孤例。

有數據稱,我國近八成的刑事附帶民事賠償難以兌現,多數被害人的家庭因此陷入了人財兩空的艱難境地。

眾所周知的是,在邱興華案中,生活極度困難的被害人家屬因邱興華的一句“我愿意賠,但我沒錢”而陷入無底深淵。馬加爵案中,對被害人家屬82萬元附帶民事賠償,也因無法兌現而變成一張“白條”,最后,被害人不得不忍痛選擇放棄。

顯然,在現有的法律框架下,很多犯罪人根本沒有賠償能力,被害方即使得到了想要的判決結果,也只能陷入無盡的等待。

“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賠償是長期困擾法院刑事審判工作的突出問題,也是全國性尚未解決的難題。目前,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民事賠償執行率不足10%。”一位長期從事刑事案件審判的法官在談到該問題時指出,這類案件執行成功不到一成,幾乎形成“空判”。

“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如果在民事上得不到金錢賠償,極易產生上訪、纏訴,導致案件審結后,不僅沒有把原來的矛盾化解,反而激化了原告人與被告人以及與法院、法官的矛盾。”有法官分析認為,導致刑事附帶民事賠償難執行的主要原因是,“我國現行法律制度對被害人權利保護薄弱,立法上有缺陷、規定過于原則,尤其是在刑事附帶民事賠償范圍、賠償標準、賠償數額等方面都不統一。”

司法解釋將適時出臺

資料顯示,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是我國刑事法律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目的就是在依法懲處被告人,使被告人承擔刑事責任的同時,讓被害人通過附帶民事訴訟程序,得到物質損害的賠償。

從1979年刑法、刑事訴訟法的公布施行,到1997年刑法、刑事訴訟法的修訂,我國的法律中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規定沒有明顯變化。

直到上個世紀90年代初,隨著財產權利意識的逐步增強,人們的觀念也開始發生了變化:不僅要定罪,而且要最大限度地獲得經濟上的賠償。

而這個時候,有關問題也逐步凸顯——地方法院向最高人民法院反映,“附帶民事訴訟審理越來越難了。”

這主要集中在兩點:一是難,二是亂。一個十分明顯的原因在于,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法律規定得很原則,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在相當長時間里沒有司法解釋作出具體規定。而有的地方按照人身損害賠償的司法解釋根本判不下去,因為數額太高,嚴重脫離了實際。即使一些法院照此判下去了,被害人親屬拿到的也是一張“法律白條”,執行概率相當低。

之后,最高法開始著手調研,并逐步對附帶民事訴訟的范圍和標準作出規定。(法制周報新聞熱線:0731-4802117)2000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范圍問題的規定》開始施行。其中第一條第一款規定:“因人身權利受到犯罪侵犯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可以提起附帶民事訴訟。”

問題是,當時出臺的司法解釋,主要規定了哪些案件可以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而對于賠償的標準卻始終沒有明確。

在實踐中,這也導致了事后各地沿用各地的辦法——有的省高級法院自己出臺了一些規范;沒有規范的地方,如果被告人有錢,被害人提出來了,法院原則上支持;如果被告人沒有錢,法院駁回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最后一種就是法官主持調解,努力促進雙方達成賠償協議。

到目前為止,基層法院一個慣用的操作方式是采取調解。

為解決這一矛盾,最高人民法院正在積極推動建立“刑事被害人國家救助制度”,研究出臺司法解釋,統一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賠償標準,終結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中“白條”滿天飛的局面。

據權威人士透露,按照初步的原則意見,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不同于單純的民事訴訟,審理附帶民事賠償案件,應兼顧被害人和被告人雙方的利益,充分考慮被告人的賠償能力,依據法律實事求是地確定賠償數額。

同時,附帶民事訴訟案件要強調進行調解,調解的賠償標準不受規定的賠償標準限制。

對于民眾頗為關心的問題——這一司法解釋何時出臺,最高人民法院相關負責人表示:“法院內外認識還須進一步統一,我們當然是希望越快越好!”

延伸閱讀

    沒有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