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和傷殘賠償金應納入刑附民賠償范圍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5年02月24日 點擊數:

新刑事訴訟法及其司法解釋自2013年1月1日實施后,在理論界和司法實務中,對于如何理解和把握“根據物質損失情況作出判決、裁定”產生了爭鳴,爭議較為集中地反映在因犯罪行為導致的死亡賠償金、傷殘賠償金、扶養費等大項目賠償能否在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中得到支持。筆者結合現行法律、司法解釋的規定,論述應當把死亡賠償金、傷殘賠償金納入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賠償范圍觀點,供讀者參考。

一、爭議現狀

對死亡賠償金、傷殘賠償金是否應當納入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賠償范圍,產生爭議,集中體現在:一是死亡賠償金、傷殘賠償金不能納入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賠償范圍。理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九條規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為而遭受物質損失的,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三十八條第一款規定,重申被害人犯罪行為遭受物質損失的,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第二款明確規定,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或者單獨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賠償精神損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前述法律和司法解釋作為大前提,即因受到犯罪侵犯,無論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或者單獨提起民事訴訟要求賠償精神損失的,人民法院都不予受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精神賠償解釋》)第九條規定,精神損害撫慰金包括以下方式:(一)致人殘疾的,為殘疾賠償金;(二)致人死亡的,為死亡賠償金;(三)其他損害情形的精神撫慰金。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屬于精神損害撫慰金,作為小前提。從而得出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不能納入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賠償范圍,刑事案件中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不應當賠償的結論。

二是死亡賠償金、傷殘賠償金應納入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賠償范圍。理由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范圍問題的規定》第二條規定,被害人因犯罪行為遭受的物質損失,是指被害人因犯罪行為已經遭受的實際損失和必然遭受的損失。已經遭受的實際損失為直接損失。必然遭受的損失,是指預期得到利益的減損,即失去將來能夠增加的利益。因受到犯罪侵犯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可以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作為大前提。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從其結構上看屬于受害人或死者正常生存年限積累的,將由其本人享有或者近親屬繼承的未來勞動收入,屬于必然遭受的損失,系物質損失的范疇,作為小前提。從而得出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應納入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賠償范圍的結論。

二、筆者觀點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即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應納入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賠償范圍,刑事案件中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應當賠償的闡述理由如下:

(一)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屬于物質損害賠償金。《精神賠償解釋》自2001年3月10日起施行,其第九條規定,精神損害撫慰金包括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人身賠償解釋》)自2004年5月1日起施行,其第十八條規定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第十九條至第二十九條分別規定賠償醫療費、誤工費、護理費、交通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營養費、殘疾賠償金、殘疾輔助器具費、喪葬費、被扶養人生活費、死亡賠償金。第三十一條規定,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一條以及本解釋第二條的規定,確定第十九條至第二十九條各項財產損失的實際賠償金額。前款確定的物質損害賠償金與按照第十八條第一款規定確定的精神損害撫慰金,原則上應當一次性給付。在第三十一條中已明確規定,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和醫療費、誤工費、護理費等共計十一項費用屬于物質損害賠償金。《精神賠償解釋》規定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包括在精神損害撫慰金內,《人身賠償解釋》規定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屬于物質損害賠償金,與第十八條規定的精神損害撫慰金屬于并列關系,不屬于整體與部分的關系或交叉關系,故兩個司法解釋的內容不一致。那么是否應當適用《人身賠償解釋》,不適用《精神賠償解釋》規定,確定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屬于物質損害賠償金呢?

《人身賠償解釋》與《精神賠償解釋》兩部司法解釋的關系:一是從位階上看,均系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在法律體系中位階相同。二是從時間上看,《精神賠償解釋》自2001年3月10日起施行;《人身賠償解釋》自2004年5月1日起施行,從時間上看,《人身賠償解釋》屬于新法,《精神賠償解釋》屬于舊法。三是從調整范圍上看,《精神賠償解釋》調整自然人因人格權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民事法律關系;《人身賠償解釋》調整自然人因人格權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醫療費、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等民事法律關系;后者全面規范了前者調整的領域,精神賠償的內涵和外延均小于人身賠償,人身賠償全面涵蓋了精神賠償,兩者之間不是并列關系,亦不是交叉關系,而是整體與部分的關系。四是從法律沖突的角度看,《精神賠償解釋》與《人身賠償解釋》屬特別法與普通法的關系,前者是專門針對精神損害賠償所作的司法解釋,后者調整范圍未限定在精神賠償一個方面,還包括其他賠償內容。我認為僅就《人身賠償解釋》中有關精神賠償的內容而言,相對于《精神賠償解釋》規定,兩者之間屬于新法與舊法的關系,應優先適用《人身賠償解釋》中有關精神賠償的規定。

司法解釋之間對同一事項的新的一般規定與舊的特別規定不一致,不能確定如何適用時,如何辦?《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八十五條規定,法律間對同一事項的新的一般規定與舊的特別規定不一致,不能確定如何適用時,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裁決。行政法規之間對同一事項的新的一般規定與舊的特別規定不一致時,由國務院裁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案件適用法律規范問題的座談會紀要》(法[2004]96號,以下簡稱《座談會紀要》)進一步規范了特別規定與一般規定的適用關系:法律之間、行政法規之間或者地方性法規之間對同一事項的新的一般規定與舊的特別規定不一致的,新的一般規定允許舊的特別規定繼續適用的,適用舊的特別規定;新的一般規定廢止舊的特別規定的,適用新的一般規定。不能確定新的一般規定是否允許舊的規定繼續適用的,人民法院應當中止行政案件的審理,屬于法律的,逐級上報最高人民法院送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裁決;屬于行政法規的,逐級上報最高人民法院送請國務院裁決;屬于地方性法規的,由高級人民法院送請制定機關裁決。《人身賠償解釋》第三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在本解釋公布施行之前已經生效施行的司法解釋,其內容與本解釋不一致的,以本解釋為準。”《人身賠償解釋》與《精神賠償解釋》兩部司法解釋對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的定性不一致,參考《座談會紀要》中特別規定與一般規定的適用關系理論,判斷《人身賠償解釋》第三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廢止了《精神賠償解釋》中與其不一致規定,應適用《人身賠償解釋》規定,認定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屬于物質損害賠償金。因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三十八條第一款規定,死亡賠償金和殘疾賠償金應納入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賠償范圍。

(作者單位:云南省永善縣人民法院)

延伸閱讀

    沒有相關內容